【香港文匯報】

陶 然
鍾怡雯,這個名字好熟。在我接手編《香港文學》時,一愣,但也沒放在心上。後來她有稿來,而且精彩,印象深刻。但我起初並不認識其人,直到2002年,新加坡國立大學召開的關於東南亞文學的會議上,才初見鍾怡雯,驚異於她的年輕,而且伶牙俐齒,心想,不愧是台灣的年輕教授。

其實,鍾怡雯並非台灣人,而是從馬來西亞去台灣,就讀台灣師範大學,後來成為台灣師範大學博士,現為元智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系主任。聽說,有時候,她蹲在學校路旁看螞蟻,同樣蹲着的大學生們還以為她是同學呢。她怎麼奮鬥,從馬華作家變成台灣教授?大概也充滿着異鄉人奮鬥的故事。但無論如何,她在台灣已經闖出名堂,她寫作,她評論,她講演,她評審,樣樣都手到拿來。文壇幾乎無人不識鍾怡雯。(待續)

詳全文: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1/19/OT1811190021.htm

【2018/11/19】

SHARE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