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

空軍前副總司令中將退役、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創會長傅慰孤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英文520宣誓就職後,依舊須要對於太平島主權不斷申訴,也要釋出善意雙贏的策略共同開發和平倡議。固有疆域的維護,是基於中華民國憲法而來,任何領導人若不維護主權,這個人也就不用幹了。

傅慰孤,1943年次,浙江鎮海人,空軍官校第46期、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正規班、兵學研究所畢業,1997年1月任空軍總部首席副參謀長,1998年1月晉升中將,2002年3月任空軍副總司令。退役後陸續完成元智大學機械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EMBA研究所學位,曾任元智校友會理事長、中華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創會長。

中評社問:如何看馬英九登太平島,重申南海和平倡議?
傅慰孤指出,針對近來的南海主權爭議問題,簡單說,這是中華民族歷史遺留下來的主權,要知道,包括現在的太平島,是依照現在中華民國憲法固有疆域的劃定,曾經完成法令公告,只是現在隨著南海利益開發,國際覬覦者多,這個主權不能因為地處遙遠,管不了就放棄。

他說,劃定的南海固有疆域,有很多小島沒有人,但仍必須不斷申訴主權, 這是維持中華民國憲法主權意涵,要先把握住這個立場,接下來,對於容易引起爭議的部分,要研擬因應方案如何跟鄰近國家維持和平關係,而能解決衝突,好比我是主權國家,你跟我申請登記,就可以共同開發 。

傅慰孤說,馬英九提出南海和平倡議,重點在於睦鄰政策,促成南海共同利益共同開發,促進世界經濟,這跟鄰國各自捍衛主權、各自喊你不能動不一樣,後者會變成僵局。

他認為,只要把握主權在我,可以開放申請運用,主權在我,可以同意談合作,南海問題解決不了,就留給時間來解決,不急著現在處理,總有一天台灣擁有足夠power ,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中評社問:台灣身處中美兩大強國之間,到底要靠誰?才有足夠的power去處理太平島與南海爭議?

傅慰孤強調,台灣千萬不要作為任何人的棋子,棋要自己下,戰略上要爭取主動權,不是服從別人,好比美國派軍艦進入海域,這樣做法我不贊成,保持自主立場,因為主權是我的,如果要開發, 請跟我來簽約就可以。

我必須不斷宣示主權,他說,這個立場或許現在看起來不佳 ,但千萬要牢記,我站出來、我提出來,代表我在宣示主權,或許現在大國沒人理我,但是基於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任何領導人上台一定要宣示,包括釣魚台也要不斷宣示主權,因為釣魚台目前是國際懸案,如果日本宣示,我沒有意見,久而久之,釣魚台就是日本的。

傅慰孤說,任何領導人不宣示主權,你這個leader就不用幹了,難道中國大陸領導者可以宣示說,台灣可以獨立?絕對不能說這句話,如果對台灣主權沒有宣示,國家主席或總書記就不用幹了,為政者就是要努力維護憲法賦予你的權利與職責,如何在折衝之間取得平衡?考驗為政者的智慧。

他說,蔡英文在兩岸政策上,確實是採取模糊化,不過如果承認釣魚台是日本的,那你這個‘總統’就不用幹了,太平島更是不能放棄,要知道蔡英文今年520宣誓就職,是基於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底下的總統,就被賦予職責要維護固有的疆域與領土。

傅慰孤說,很多人憂心,台獨或不台獨,只要憲法修改 一個字,就達成實質台獨。

憲法第四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除非你修憲,如果修法把中華民國領土----固有----改成中華民國‘現有’領土,那等於把中國大陸給放棄,這就是實質台獨,如果不修憲,固有領土疆域範圍及於中國大陸,那就是一中原則。

南海是否是固有領土疆域?蔡英文未來宣誓就職,要不要維護?傅慰孤說,當然要維護,因為憲法明文規定。

他說,或許現在沒有power,但還是要申訴,時機一旦成熟,power夠了就可以解決,這不是不可能,看看過去大陸也沒有要處理南海問題,現在power夠了,就會處理。(閻光濤編)

【2016/02/16】

SHARE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