蓓蕾詩人陳少的詩路

11

無論再怎麼拼命地搧
想地球是再也
搧不涼了
─〈蟬、蜜蜂、瓢蟲與蝶〉節選自《衛生紙+18:強盜國家》

陳少,本名陳亮文,元智大學財金系畢業,目前就讀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碩士班,個人的創作簡歷為「勇敢的詩帶著不勇敢的人繼續往宇宙探勘。」陳少從學生時代就累積不少經歷,元智文學獎新詩首獎、懷恩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以及在2014年榮獲全國性大獎—文化部詩的蓓蕾獎。詩作入選《2013臺灣詩選》、《2014臺灣詩選》,並散見於許多詩刊,如《創世紀詩雜誌》、《衛生紙+》、《好燙詩刊》等等,是位相當有實力的年輕詩人。

在專訪一開始,陳少先談了自己的詩觀,他提到其實「詩觀」一詞相當抽象,如果要清楚傳達的話,還是用作品來和大家分享才會更清楚、準確,另外詩人不能完全只有詩,還是必須要有自己的理念所在,因為詩是傳遞情感與想法的媒介,更希望詩是跟整個時代脈動是有連結性的。陳少陸續談到,他對現今的社會時事以及一些議題都有在關注,也有寫相關主題的詩作品,更是創作的靈感來源,不是借題發揮而已,而是真誠的想要書寫、闡發。例如石虎的保育問題、暖化議題、自然生態等等。

陳少得過相當多的文學獎項,其中他分享最印象深刻的得獎經驗是全國學生文學獎(現改為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在學生時期得到相當大、而且備受肯定的文學獎,陳少提到在得這個獎之前所寫的詩作都感覺只是隨筆創作而已,從來沒有想過會被肯定,而且當時已經大學四年級,能夠在畢業前並根據自己的所學、創作而得獎,他認為相當有象徵性、榮譽感,也讓自己覺得對於詩創作這件事情是可以繼續堅持、並且一路寫下去的。陳少笑著說,當他知道得獎的時候,當天晚上還因此小失眠呢,可見這個獎對陳少在詩創作的道路上影響有多大。

陳少從國中時期就開始嘗試隨筆書寫,而正式寫詩是在大學期間,他為何沒有選擇文學相關系所而就讀財金系呢?他分享到那也是因為受到熱門科系影響,所以才有這樣的選擇。但也因為他熱愛文學,所以在大學期間輔系中國語文學系,也順利取得輔系資格。陳少提到鍾怡雯老師的課程讓他學到相當多文學創作技巧與專業學識,很喜歡老師提供的電影清單與閱讀書單,因為老師給的都是台灣、中國文學、甚至是世界文學重要書目與電影作品,但他幽默的說,他一定會跳過鬼片清單,因為甚是可怕,看完可能會睡不著或是作噩夢。

得過如此多獎、又發表過無數詩作的陳少,為何還沒有發行自己的個人詩集?小記者好奇的問到。陳少說已經有在計畫出版第一本詩集,屆時懇請大家多多支持,畢竟現在實體書市場漸漸萎縮,詩集尤其艱辛。採訪結束後,小記者與詩人一同漫步至圓山捷運站,原來,從背影來看,詩人給人一種神祕的感覺是真的。

念頭轉身成第三者
復仇主義在戀愛的腦細胞
抒情重組
─〈心理學情人〉節選自《好燙詩刊:ἐπύλλια 史詩》

SHARE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