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胡逢瑛】

日前俄羅斯總統普丁提到中國完成國家目標無需使用武力,引起了台灣的關注。這段談話主要是出於兩個戰略背景:一是莫斯科知道華府試圖離間中俄關係,拜登政府採取的是冷戰時期對待蘇聯的戰略耐心,以長期戰略進行遏制政策,等待中俄出現利益矛盾裂痕;二是普丁藉由國際論壇的場域呼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關於「和平統一」的論調,強化俄中戰略一致的意圖鮮明。

拜登總統上任之後,透過外交和宣傳進行遏止中國的混合戰術。然而美中台之間的科技產業鏈是相互依存關係,華府在強化網路安全上需要採取更多安全理由與中國適度脫鉤,但也不能完全阻斷自身經濟臍帶利益。

台灣科技潛能在中美之間的優勢基本上是緩和中美緊張關係的重要因素,但這項優勢卻會隨著中美關係緊張而消逝,因此,中美關係的起伏才是決定台海風雲的主要晴雨表。華為孟晚舟事件結束等於是中美之間的妥協,北京仍然希望透過維持中美經濟合作關係給拜登帶來經濟紅利,以此緩解中美敵對的升高。(待續)(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詳全文: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11019004622-262104

【2021/10/20】

SHARE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Google+